丝瓜抖音视频app

丝瓜抖音视频app

() 凡人的思想有时候很复杂,有时候却又蠢笨的让人挽额;比如那奉命要把‘司空雨灵’弄回去的那群人(=。=)~~~

流墨墨本来就没了耐心,在那些凡人明显不怀好意的突然说要自己配合调查后,早已不耐伪装怯弱小绵羊的她麻溜的把那个凡人可怜的魂魄掐了,然后黑着脸去到那群凡人所在的等候区中枢,愉快的把他们的魂魄都洗白白了一下,然后抱着一堆有意思的小玩意和从那些凡人腕带中通过权限弄来的巨量资料离开了。

至此,在她重新愉快起来后,距离议会开始已经只有二十分钟了;

“滴——禁止通过,议会开始还有二十分钟,请稍后;”然而,在流墨墨顺手把那堆零碎丢进戒指中,伸手推向那道通往议会大厅的门时,冰冷的电子音直接响起,让她不耐的皱了皱眉;

“滴——禁止通过,议会开始还有十九分钟,请不要使用暴力;”

“滴——禁止通过,议会开始还有十八分钟,司空雨灵女士警告一次,请不要使用暴力;”

“滴——禁止通过,警告——警告——司空——滴滴滴——”

电子音和那扇门并不能阻止流墨墨,然而刚刚才在那个中枢看到自己被监控的场景,以及那群凡人寻上自己的缘由,她也收敛一些没用力量,只是单纯的使用肉身的力量,一下接一下的拍着那扇门;

而看似温柔,连声音都是轻轻的啪啪声,电子音却是不停的警告着,在流墨墨听到第三遍的时候。那扇标示着议会大厅的门应声而碎,那电子音泛着红光的警告也猛然在整个等候区尖叫起来;只是,在流墨墨面无表情的走出门后,电子音也戛然而止,不过,后面没有警告出来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司空这个姓。还有这个等候区唯一的‘司空’;

那些原本都已经淡了一些。只是好奇‘司空雨灵’怎么跑掉的凡人们,再次哗然了;只是,相比之前看戏一般无所谓的态度。这次同样作为‘主角’的‘司空雨灵’,却是让这些纨绔子弟们都大开了眼界~!

“我去~!真的假的?那…她竟然折腾出了区域警告?!”海格惊异的说道,他身旁的一群人也是惊诧不已;

“欸~!你们注意到了没;警告是说禁止通过~!她是在闯禁区??”海格身旁一名身材丰腴的少女睁圆了绿色的眼睛尖叫道,她的话让周围其他人也听到了~!

编发簪花的清纯校园美女写真

“她有那本事?”

“不可能吧。那么小,闯禁区是作死吧?”

“对了。海格哥哥,她十八岁有什么..”

一群岁数差不多的少男少女叽叽喳喳的议论着,然而海格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奇异的变幻着;而另一名粉红长发的少女却是脸色有些诡异的轻声问道。话语刻意没有说透;

“我怎么知道~!”那少女饱满不同意味的话让海格突然不耐烦的吼了一声,然后他扫了一眼众人,目光微微在其中几人身上闪了闪。竟是转身走了,弄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额。那个,他心情不太好,大家都别在意呀~”粉色少女愣了一下,而后迅速反应过来,歉意的与众人说了一声,然后立即追了过去;而另有五六人也同样打着去看看怎么回事,去劝劝之类的借口脱离了众人;

“哎,你们说之前司空雨灵和凯丽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海格..”见那几个海格的‘心腹’离开,一名红发少女迟疑的看了看众人,不太确定的拉着和她长相有几分相似,应该是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壮硕少年退后几步,压低声音惊疑不定的说道;

“你,”那少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犹豫的看了看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众人,皱起眉说道;

“说不准,五年前的事儿闹的这么大..司空雨灵被害的这么惨,海格也没反驳,估计*不离十。”

“啧,难怪当初家里知道我们和还和混到一起回那么生气;这次要不是海恩家里出面,估计我们今年也要错过了。”红发少女撇撇嘴说道,话语中有着一丝懊恼;

“反正,这个事儿应该很快就会传出去,以后别和他们再..对了,等这次议会结束,咱们可以回去问问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总是把我们当小孩,我们以前这样他们也有责任~!”那少年饶有兴致的说道,少女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也没有和其他人打招呼,就悄然离开了。

而在众人这边对海格起了别的心思的时候,先一步离开的海格和六名‘心腹’正警惕的朝着出口而去;他们奇怪的模样说话,但是每个人都在不停滑动各自的虚拟屏幕,似乎在激烈的交流着什么;

“你确定她不知道?今天她的样子我可是第一次看见,根本不像她~!”

“我确定~!每次…我都让她失去意识,她不可能会有记忆~!”

“她给我的感觉很,很恐怖,有些像是我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被家里老头堵住教训时候的感觉

…”

“嗤——你被那个侏儒吓傻了?她和我们一样大欸~!而且,哼,十五份药剂,她没变傻就不得了了,怎么可能会..”

“行了,海格;难道你还想自欺欺人?我们都知道她变成了什么样,但是刚才,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她的那种变化,根本就像是彻底换了个人~!除了长得一样,其他的都不同了~!”

“没错,刚才起我就一直心惊肉跳的,今晚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感觉..”

“好啦好啦,现在说这些也是白说,等到了议会大厅,咱们都把这事儿和那些老人家说一下。让他们头疼去吧~!”

“啧,你要是不怕…”

“好了,还有十分钟,做正事儿;”

“嗯。”

海格等人止住了讨论,直接乘上了到处都有的制式圆盘飞行器,飞快的赶往出口处;而在等候区中的其他人,在这一刻也都是同样的举动;

而在各个等候区的凡人们行动起来。向议会大厅汇合的时候。另一边,伪装潜入的三只血妖姬却是差不多都到了议会大厅,也联系上了;

议会大厅。其实也只是个称呼而已;

作为能容纳上万人的地方,这个位于大厦中的空间也足足是普通层数的十几倍;

高度差不多五百米的空间中,一排接一排的血红座椅整整齐齐的呈现倾斜状占据了这个二分之一的空间;而在正对着这些座椅的前方,银色金属的墙壁上。却是相比对面只有三排的悬浮霸气座椅,以及在这三排座椅上方巨大无比的光幕。

而流墨墨。在她走完那段狭长银色通道,真正进入议会大厅后,其中却是已经有了凡人的身影;

“姐姐~!”血幽紫的声音突然传到识海中,流墨墨神识一转。直接‘看’到了已然独身一人的‘公羊兴杰’;

“啧,看来是误会你了,这么快就玩腻了。”流墨墨的神识在血幽紫身上肆意的转了一圈。淡淡的声音也顺势传进他的识海中;不过,血幽紫在听见这话的时候。脸上保持的斯文表情却是一僵,隐隐有点要崩的迹象;

“〒▽〒什么嘛~!人家还没开始玩呢~!在通道里遇上了莫崎姐,她直接把那仨个凡人小妞拍死了…”

“…”流墨墨闻言一呆,忍不住‘看’向莫崎,那与一名漂亮凡人男子和一票明显是手下的凡人正飞了一起,似乎在聊着什么;

“..真的假的?她不是说..要谨慎?什么情况?”流墨墨看着莫崎游刃有余的伪装着金娜娜,狐疑起拍死三个凡人女人是真是假;

“真的~~~”血幽紫也若有所查的扫了一眼莫崎所在的方向,然后慢腾腾的控制着飞行器前往系统指示给他的属于他的位置,一边郁卒说道;

“那三个女人只是公羊杰兴的宠物而已,唔,用凡人的话来说,那三个女人就是个玩具,是没有人权的,她们的生死只看公羊杰兴的心情而已。”

“额,”流墨墨一愣,不过想了想她先前在等候区看到的那些嘴脸,这种事似乎也挺正常的;

“不说这个了,先前似乎你得到不错的情报?”流墨墨直接把那三个女人的消失无视了,询问起了正事,血幽紫也是敛了几分郁闷;

“凡人界挺有意思的,姐姐等会儿,我先去位置那再和你细说;”血幽紫看了看在自己位置附近落下去正朝自己打招呼的一些凡人,传音说了一声,就暂时没再与流墨墨说话;

而流墨墨同样看到了那些凡人打招呼的一幕,虽然血幽紫用一副我就是那个愚蠢的凡人的模样玩的津津有味,但她也没有想着打断,毕竟这都是无伤大雅的细节而已。

“那小子告状了。”而在流墨墨踩上飞行器,朝着虚拟屏幕上显示的属于自己的位置飞去的时候,莫崎的声音却是突然传来;

“嗯,”流墨墨应了一声,神识下意识的扫了过去,然后不由无语;

只见莫崎已然落座,她右手边的座椅正是那个漂亮的凡人男子,应该是她先前所说的第七任未婚夫,而那群手下也已经离开,但是,在她的左手边,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女,和依次排出去,看上去岁数都差不多,但是面容明显和莫崎伪装的金娜娜多少有着几分相似的五名少年。

“..我记得,你伪装的这个似乎是和不同的男人生了六个幼崽?”流墨墨的神识‘瞅’着那六个坐成一排,据说是一个母亲,不同父亲,但岁数都差不离的小孩儿无语问道;

“嗯,不过细节不太一样;金娜娜的孩子都是在一个叫什么培养皿的东西里孕育出来的,若是按年级算,他们最小的其实只有五岁,不过在那个培养皿中长成了十八岁的模样。”

莫崎微微扬眉,淡淡的说道;流墨墨却是听的啧啧称奇。

自己的孩子竟然自己不孕育,反而用外部的东西,而且还催熟了~!

这个金

娜娜弄这么些个催熟出来的幼崽是干嘛使的?不是自己孕育的那还算是自己的后裔么?啧啧…

“这个女人,脑回路有些不同一般,之前我以为凡人,或者凡人女人都这样,但是先前尝了尝幽紫身边那几个,虽然脑回路也畸形的可以,但是正常凡人女人是什么样的还是知道了;”

似是感觉到流墨墨的吐槽,莫崎冷淡的拒绝了身旁男子继续聊下去的意图,转而感叹起她吞噬的这个凡人的奇葩之处;

“什么意思?”流墨墨飞落到自己的座位面前转身坐下,那圆盘飞行器咻的飞走了,而她的神识在下意识的扫描一下周围情况后,却是发现了一波正满含爱意的凡人朝她靠近,让她反应过来是司空家的男人后,也有些愕然的传音反问了一句。

“除了那什么荣誉,其他的她都不放在眼里;她创建的大云集团,目的地只是她家族的族长曾经告诉她,家族的荣誉需要她,然后她就自己折腾,一个人撑起了养活金家所有人的责任,无怨无悔;”

“而在她成年后,族长又说她需要结婚,然后一句为了家族的荣誉,她就和她第一任丈夫结婚了;然后,啧,不管是陆陆续续更换的丈夫还是被家族里不让她自然孕育孩子,她都欣然接受了,只为了族长的一句话~!”

“欸,要不是我吞噬的她,这些事儿我从你们嘴里听到估计还不能相信;但是,这个够奇葩的,这个凡人女人残缺的魂魄中竟然有着一丝执念,就是那什么家族的荣誉,完无法理解。”

莫崎似是忍了许久,竟是吐槽般飞快的把这些告诉了流墨墨;而流墨墨记忆中几乎也是第一次‘看’见莫崎的不能忍和吐槽,在莫崎的传音轰炸着她的识海后,她竟是无意识的露出了一分震惊和哭笑不得。(。)

Tags: